欢迎访问: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-久久奇米99视频777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妹妹还是女儿?

妹妹还是女儿?



  起初我认为在乱伦的前提下所进行的性行为,带有一种与平常不同的快感。

  我也认为事後的处理理以及心理上的调适,不管是主动者或被动者,都必须小心翼翼。然而试之後的感觉却只有懊悔和痛苦。

  曾看过某一篇文章写过,乱伦会被发现多半是由於女方怀孕所致,所以应该小心的避孕,然而我从来没有这种困扰,因为我乱伦的对象——我妹妹小凡,今年才七岁,连月经也还没来,根本不怕怀孕。

  而且我设计引诱她的陷阱很巧妙,所以我也不担心她会对父亲透露。倒是事後的後悔让我痛苦得无以复加。

  小凡和我差了十一岁,我一直认为一定是爸爸和妈妈做爱时避孕不慎而生下的,也因为和我差了这麽多,所以当我的性知识已经十分丰富的时候,小凡还在抱奶瓶吃奶呢。

  虽然我偶尔有机会碰触小凡赤裸时的身体,但是我并不对她有什麽兴趣。因为我没有恋童癖。

  後来会和她发生性行为,只是我单纯的想要尝试乱伦而已。

  我家里还有一个大姊,已经二十四了,在广告公司工作,而我目前则退伍在寻找职业中,父亲今年四十五,就任於某贸易公司经理职位,母亲则在生产小凡时难产逝世。

  事情的开始,就是因为我目睹了改变我一生的一幕。

  本来我们学校是要上课到六点多才下课的,私立的高中嘛,总是逼的比较紧,但是那天正好有教育部长官将在正常公立学校放学时间来找校长,所以我们提早叁个多小时大扫除,扫完地就回家。

  我是根本没有扫地就和同学翻墙偷溜了,因为我觉得等别人要来视察时才做表面功夫,很贱。我们不屑替学校做这种白工。

  我本来回到家想要放好书包换个衣服就跑去打电动,愉快的计画着平白多出来的叁个小时。但是要开门时才发现大门没有锁,我担心是不是来了什麽闯空门的,悄悄的打开一条缝,确定客厅没人才潜身入内。

  我如果进门时注意一下车库,就可以知道爸爸和姊姊已经在家了,但是我那时发现门没锁,紧张的根本没想这麽多,更何况平时爸爸和姊姊也没有这麽早下班。

  当我进入客厅时,放下书包,隐约听到二楼有怪声传来,我家是挑空二楼的洋房,所以二楼的声音有时会传下来。

  我悄悄步上二楼,发现声音是由爸爸的卧房传出,上前一看,没关好的门缝隐隐透出一丝光,而等我靠近时听到那怪声是女人的呻吟声,於是把眼睛凑到门缝上,惊觉是姊姊跨坐在爸爸的下身上,扭动着雪白的屁股。我看了心头狂跳,在震惊之馀胯下的肉棒却迅速的膨胀。

  姊姊妖的身材配上俏丽的脸孔,时时成为我性幻想的对象,想不到此时此刻居然看到她和异性交欢的场面,而那男人居然是我爸!我急忙回房取出数位相机,悄悄的拍下几张相片。

  我觉得口乾舌燥,而额上却拼命的流出汗水,就像姊姊一样。他们在换了几个体位之後,父亲抽出沾满黏液的湿润肉棒,把一大股精水喷在姊姊脸上,姊姊满足的把它们抹到口中吞食,然後又抓起爸爸的肉棒吸吮上面残馀的精液。

  我看到他们做完後立刻下楼背起书包跑出门外,轻轻带上门,然後立刻跑到电动间去,想藉着眩目的声光来毁去我十分钟前的记忆,然而眼前却满是姊姊的肉体,红的淫洞,雪白而香汗淋漓的肌肤,以及吞食精液的表情,耳边尽是欢愉时的淫声浪语,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,虽然我已经和女友小芹有过性关系,但是姊姊和爸爸做爱的情景,却远远的超过单纯男女间的激情而深深憾动着我,我不禁羡慕着他们,体验着人世间禁忌快乐中的一种。

  我忍受不住心中的性欲,那是一种渴望相同血缘的肉体而产生的奇妙欲火,我现在不想找小芹打炮欲,反而深深的渴望着姊姊的肉体。

  但是我生性不喜欢被人用过的女人,於是心中的影像顿时变成小凡,娇俏的小身体赤裸裸的胯坐着我的肉棒……令我兴奋的并不是她的肉体,而是我和她之间的乱伦关系。

  於是我心中拟定好一个计画,一个可令小凡跌入的陷阱,而且这陷阱是绝对不会失败的。

  我混到五点回家,当时家中情况一如往常,小凡坐在客厅看电视。没多久姊姊就要我们吃晚餐,饭桌上爸爸提到明天开始将要到日本出差一周,今天公司放他一天假给他准备行李,他说他特地买了很多零食和饮料放在家里,免得我和小凡乱花钱。姊姊也说她今天提早下班,看到我也提早回家,所以比较早做晚饭。

  原来这就是为什麽他们下午会在房间的缘故了,似乎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。

  因为明天一大早就要赶飞机,所以爸爸今晚必须开车前去桃园住宿,八点左右就要出门了,我和姊姊帮他提行李上车,目送他离开,而第一次听见爸爸要到很远的地方去的小凡则是一直哭哭啼啼的。我心下甚喜,爸爸这一走,计画就更容易执行了。

  晚上姊姊恰巧有同事临时要她过去讨论一个CASE,这下可好,我的计画瞬间由我和小凡单独相处的周六下午,提前到今晚了。

  小凡要睡觉我泡了一杯牛奶给她,然後对她说:「小凡,今天正好只有我们在家,哥哥有个密要跟你说,现在到我房间好不好?」小凡很高兴的答应了,小孩子最喜欢别人跟他们说:「我告诉你一个密喔……」这类的话。进了房间,我拉开床下的抽屉,拿出几本女性自慰的色情书给小凡看,她生平第一次看到这种奇怪的书,眼睛不禁瞪得老大:「哥哥,这些女生在做什麽啊?」「像这样用手搓弄自己尿尿的地方,就会觉得全身都很舒服喔,小凡平时会不会啊?」给这种纯洁的小女孩看色情书刊,那种下流的快感像电流一样窜遍我全身的神经,再加上这种平时根本不可能对亲妹妹说出的秽语,使我的肉棒僵硬的比平常更甚。

  「没有耶……这样做会很舒服吗……我尿尿完擦那里也不会很舒服啊……」「大概是你没有和男生相干过吧。」对妹妹吐出相干这个词後,我的脸居然火热了起来。

  「什麽叫做相干啊?」小凡的眼睛注视着我,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疑问。

  我又拿出几本有性交图片的书,指给小凡看:「男生把尿尿的地方塞进去女生那里,女生就会很舒服喔,然後女生没有男生的帮助时,自己就可以用手去搓啊。」「真的这样会很舒服吗?」

  「你看书上的女生不是都很舒服的样子吗,而且男生在和女生相干时,也会很舒服喔。」小凡看看书上的图片,果然都是这样。

  我又继续骗她说:「而且这种事啊,只能和自己的家人做喔 .」「骗人,那你也和姊姊做过吗……」

  我说道:「我没有,不过爸爸有喔!」於是我从书包中取出那台拍摄过爸爸和姊姊做爱场面的数位相机,迅速的把它连到电脑上,然後开启里面储存的图片,萤幕上很快就出现白天的情景,我对小凡的欲火藉着这些图片勾起的记忆燃烧的更旺盛。

  「真的是爸爸和姊姊耶,姊姊好像真的很舒服呢……」「小凡啊,那你想不想让哥哥帮帮你呢?」

  小凡考虑了一下,随即很高兴的道:「嗯,我要让哥哥和我俩人都舒服。」「那你先去姊姊房间拿一瓶乳液来,快点!」

  「为什麽要拿乳液?」

  「等一下就会用到啦,快点喔。」

  小凡跑出去,没多久就拿了一瓶娇生润肤乳液进来,我脱掉她的浅蓝色睡衣,粉嫩的身体反映着日光灯发出洁白的柔光,平坦的胸部上那两点可爱的浅粉红使我立刻张口吸吮它们。

  「哥哥你不是要插我吗?怎麽在吸我这里呢?啊……好痒喔……」小巧的乳头在我口唇中硬了起来,於是我开始往她的身体舔去,小凡怕痒,舔她身体时笑得一直乱抖,小脚也轻轻的踢着我:「不要啦……真的好痒……嘻嘻嘻……」舔到後来,小凡只是一直喘,累得没力气笑了,身体也微微渗出汗水,脸蛋泛起浅浅的红晕,我褪下她的内裤,雪白光滑的幼小阴部透着淡淡的尿味,正中央的肉缝是我生平看过最美丽的粉红,虽然以前也有看过,但是想到等一下这个幼嫩的肉穴即将任我玩弄,那种感觉和以前迥然不同。

  「哥哥不要一直盯着看好不好,小凡好害羞……」她仍然有点不习惯在浴室以外的地方暴露下体,而且还有自己的哥哥看着,不自觉的把脚合拢起来。

  「小凡乖,把腿张开,不然哥哥怎麽舔呢。」

  「舔?哥哥你要舔我尿尿的地方啊?好脏喔。」小凡奇道。

  「怎麽会呢?哥哥帮你舔那里,你会很舒服喔,而且如果不舔的话直接把哥哥尿尿的肉棒插进去,你会痛死的。」「好吧,那你就舔舔吧。」於是小凡两腿打开,小穴也微微的张开,可以看到娇嫩的肉壁,也是一片粉粉的樱花色,我用手指剥开,中央的肉圈轻轻的收放着,我一直很想看处女膜,和小芹做爱她每次都要关灯,所以我没有看过,何况这东西也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。

  我更用力的把两片柔软的嫩肉剥开,小凡忽然「哎哟」轻叫一声。

  「会痛吗?」

  「哥哥你忽然这麽用力剥开我那里,很痛耶。」两条小眉毛皱了起来。

  「对不起啦,等一下我会轻一点。」然後我又往敞开的肉洞观看,果然看到一片中间有孔的小肉膜随着肉壁在收缩着,我伸出另一手的食指往洞内摸入。

  「嗯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」小凡的穴肉被我用手指撑开,所以我很清楚的看到柔嫩的肉壁夹着我的手指,温热紧缩的触感实在很舒服,但是窄小的阴道内略为乾涩,所以手指很难深入,於是我抽出手指,把嘴凑上去,伸出舌头搅动小凡的蜜肉,偶尔还吐点口水进去,小凡体验到了空前的奇妙感觉,舒服的呻吟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哥哥……哥哥……小凡……小凡好奇怪……全身都……好热喔。」我没有理她,鲜嫩的小肉穴使我舍不得离开一分一秒,我有时也会改舔尿眼,然後用手指去抽插被唾液浸湿的小阴道,而当我舔尿眼,甚至用舌尖用力的试图舔到尿眼内时,小凡的叫声就会更大更尖锐,手指还紧紧的抓着我的头发。

  舔了一段时间之後,小凡嘴里已经开始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了,我怕再舔下去她会达到高潮然後累的睡去,於是停止了舔舐,伸手拿了那瓶乳液,挤了很多,均匀的涂在肉棒上,然後又涂了一点在小凡的小穴里。

  「哥哥……你……你要开始插小凡了吗……」小凡感觉来自下体的刺激减缓,神智也恢复了一点。

  「对啊,小凡,等一下会有点痛,你要忍耐喔,痛过之後就会开始舒服了。」小凡点点头,我把龟头摩擦了洞口几下,就缓缓挺进去,小凡「唔」的一声,咬牙忍住下体因异物进入传来的胀痛感。

  肉棒满是湿热的触感,小女孩的阴道原来是这麽柔软又有弹性,而且快速收缩着的肉壁又紧密的夹着我的肉茎。

  「会不会痛啊?」我柔声问道。

  「有一点点,可是大部分都是那种胀胀的感觉。」「等一下会更痛喔……小凡会不会害怕?」事实上我也有一点舍不得小凡,因为当初小芹被我开苞的时候,痛得又哭又叫,我实在不敢想像连高中生都痛成那样,这麽小的女孩怎麽能够受得了?

  「小凡不怕。」她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的坚强,却又有一种对未知的恐惧。

  我抓紧小凡的大腿,徐徐的抽送几下,然後一口气全力插入。

  「哇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小凡尖叫了起来,拼命的踢着我,想要摆脱下体彷佛撕裂的剧痛,然而我却死命的往内谢谢着,因为小凡的阴道拼命的夹着我的阴茎,想要把它挤出体外,一但推挤出来,小凡一定打死也不让我插第二次了。

  哭叫踢打了一阵,小凡四肢逐渐缓了下来,但是仍然哭着:「好痛喔……哥哥……呜……小凡好痛……痛得要死掉了啦……」「小凡乖,等一下,真的等一下就舒服了……」我缓缓抽动肉棒,小凡的身体大概已经渐渐习惯了疼痛,肉壁稍稍放松了一点点,但是我仍然必许很费力才能在她穴内抽送。

  而抽动的同时会触碰到处女膜裂开的伤口,小凡仍然频频哭着喊痛,眼泪和鼻水也流个不停。

  我真想拔出来,把小凡抱在怀里安慰,但是下体绝妙的快感不断冲击我的脑部,而且一直发出:「我正在干我妹……我正在干我妹……」的回音。乱伦所带来前所未有的激烈罪恶感,催促我赶快占有她,占有那来自於和我同样地方的肉体。於是我抽送的速度不减反增,小凡也开始没命的乱叫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呀……哥哥……你轻一点,轻一点啊……」每次谢谢到最深处,我总要在小凡幼嫩又火热的小子宫口用力磨几下,柔软的子宫触感不同於穴肉,而当我这麽做时小凡也似乎能感觉到似的,紧紧的咬着牙齿,承受这寻常女人极少感受到的痛快感受。

  鲜红的处女血早就染湿了床单一小块,蜜穴像是一张嘴似的吞着我的肉茎又吐出,我忽然想起姊姊张口吸吮爸爸肉棒的模样,肉棒不禁在穴内硬得一挺一挺,小凡直嚷着:「啊……哥哥的肉棒……在小凡肚子里一跳一跳的……」想不到她阴道的感度这麽敏锐。

  我於是更加用力的想把露在外面无法更深入的大半截肉棒向内插入。

  「肚子要被撞坏了……啊……好热啊……越来越热……哥哥的肉棒也是……」我已经快要到达高潮了,小凡这时意识也逐渐混乱了,嘴里除了呻吟和叫喊,还说着一些「抓着我……我要掉下去了」或是「好多奇怪的颜色喔……好漂亮……「之类的,忽然我龟头一涨,精液激烈的喷射而出,全部都喷入小凡的肉穴中,烫得她舒服的吐出一口长气龟头抽动几下後,小凡忽然又尖叫起来。

  「我要尿出来了,尿出来了……啊!」

  窄小的阴道忽然快速又有力的夹紧,洞口的肉圈束得我肉茎痛了一下,小凡的肉穴深处缓缓的流出一股热呼呼的黏液,她的身体用力的颤抖了一下,才由僵硬转为松软,随即又是全身一颤,小肉穴又是一夹,第二股比先前更热的阴精再次烫的我全身都暖起来。

  我重重吐出一口气,小凡身子也软了下来,我把松软的阴茎沈浸在黏糊糊又暖洋洋的爱液里,阴道的肌肉缓缓的收缩着,就如同轻柔的按摩着我的阴茎一样。

  忽然小凡的尿眼缓缓流出一道热水,喷在我外面那半截阴茎上,里外温度相同就像整根阴茎都塞进去一样,舒服的我又闭起眼睛陶醉在这奇妙的感觉里。

  小凡已经累得沈沈睡去,我替她擦拭了湿淋淋的下体,看着那原本乾净整齐的粉红被我弄得红肿扭曲,爱怜的亲吻抚摸着这带给我一个痛快淋漓夜晚的小可爱。然後我搂着睡着的小凡,两人均赤裸,肌肤相亲的在被窝中相拥而眠……隔天早上,我醒来发现我身上已经穿好睡衣,而枕边的小凡却不见了!正当我诧异之时,发现姊姊和小凡坐在我床边,姊姊告诉了我一个难以相信的事实……小凡竟是他和爸爸的女儿!!

  原来姊姊十叁岁的时候就被爸爸半强迫的夺去童贞,却也因此怀了小凡,妈妈一气之下毅然和爸爸离婚,也难怪我小时候忽然听爸爸说妈妈住院生小孩,生完小凡就死了,原来他们根本是离婚的。

  当时消失了很久,我以为是陪妈妈去的姊姊,原来是被送到国外生小孩,小凡是以爸爸的私生子为名义带回来的。也因此姊姊国一念了两叁次。

  姊姊说她并不打算责备我,因为家里没有人有这个资格,她也看到我昨天忘记关的电脑上她和爸爸做爱的图片,就知道我若不是会和她,就会和小凡发生关系,因为只要尝过乱伦的滋味,别的异性就无法替代亲人的肉体了,也因此她从未和爸爸以外的男性上过床。

  她想不到的是我居然这麽快就和小凡上了床。

  姊姊说小凡太小,愿意替小凡和我上床,我本来连作梦也在想的事现在就要实现了,此刻我却轻轻摇摇头说我已经爱上小凡了,不想碰别的女人,姊姊叹口气,只好告诫我和小凡绝对不可以把今天的话和昨天的事露出去,我点点头。

  而小凡却呆呆的听着我和姊姊的对话,她小小的脑袋大概还弄不懂她到底是谁的女儿,也不知道为什麽姊姊说要代替她让哥哥插,连忙在我点头的时候抱住我:「姊姊不要,哥哥只插小凡尿尿的洞,不要插姊姊,哥哥是小凡的,是小凡的。」我脑中一片空白,姊姊则掩面哭泣,天真的小凡还跑过去安慰姊姊说她可以叫爸爸插啊,不然自己摸摸揉揉也可以啊……姊姊哀怨的看着我,我却什麽也说不出来。

  从此以後,小凡天天要求我插她,甚至我不答应时就学着自慰,到後来就睡在我床边了,而我也只好在背德的淫欲中继续沉伦,感受永无止境的快乐,和夹杂而来痛不欲生的千万次後悔。

  而我,竟也真的爱上小凡了。想不到一时的邪念,居然换来了莫大的痛苦挣扎,我只能祈祷我赶快醒过来,远远从这甜蜜又苦涩的梦回中苏醒……


字数:6206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母爱的补偿 下一篇:混血妈妈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