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久久99re6热在线播放8-久久奇米99视频777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盈盈与龙女

盈盈与龙女



「救火啊……快救火……」巨大的花船上人仰马翻,熊熊烈火剧烈燃烧,花
船的主体是由数十条大船拼装而成,且俱为木制结构,遇火就燃,且江风甚大,
火势蔓延极快,纵然四处皆是水,想要扑灭大火恐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船
板上人来人往,不时有人摔倒,后面的人躲避不及,往往一同勾倒,众人大都是
来观看花魁大会的普通百姓,纵然腰缠万贯,兼或有权有势,但是毕竟不是身怀
绝技的奇人异士,面对如此火势,也唯有抱头鼠窜,这期间不知有多少人踩踏受
伤。

  左剑清小龙女伏于暗处,瞧着这忙乱的场景。这场大火就是他们所放的,依
照黄蓉的计划,前面大会一乱,他们就四处纵火,叫敌人不知道他们究竟来了多
少人,同时也分散了魔教的兵力。小龙女见火势越来越大,眼见有不少人受伤,
不禁微微皱眉。虽说她生性清净,对他人的生死漠不关心,可是这一切终究是自
己引起,心中不禁有些不忍。

  左剑清道:「这些人不是奸商就是贪官,死了也是为民除害。」其实左剑清
又岂会认识这些人,奸商贪官云云,无非是安慰小龙女的话罢了。

  小龙女点点头,不置可否,自从左剑清学了打狗棒法后,小龙女对他的态度
就冰冷了许多。左剑清见小龙女不答,又说道:「这里如此混乱,不宜久留,我
们先去找师娘她们吧,现在她们应该也救出令狐大侠了吧。」

  小龙女又是点点头,左剑清轻轻的握住小龙女的手道:「师父,我们走吧。」

  小龙女微微一震,将玉手从左剑清手里挣脱道:「嗯,你在前面引路便是。」

  左剑清讨了个没趣,自嘲的笑笑,也不以为意,当先走在前面,小龙女一言
不发,紧紧跟在后面。花船上混乱依旧,宾客四处逃窜,不知谁耐不住这炙热,
当先跳入了大江,随即「扑通扑通」之声不绝于耳,不少人跟着跳入了大江。

  小龙女和左剑清展开轻功,避开人群,朝与黄蓉约定的地方前去。临出发时,
黄蓉就交待过,纵火成功后,只须回到小柔房间即可,不需四处寻找,以免越走
越散。两人随即疾行而回,小柔的房间距离纵火点甚远,此刻并未受到波及,两
人绕过几处船舷,却见有一大批人都往那里奔去。原来众人只是寻找火势蔓延不
到的地方,自然对那片区域趋之若鹜,这倒是连黄蓉都始料未及的。

  两人目视着人潮朝那边涌去,左剑清道:「那里人太多了,我们过去只怕会
被挤散,不如去找师母和任大小姐。」小龙女见前面一片黑压压的人头,叹了口
气道:「如此也好,去吧!」

  「只怕两位哪都去不了!」身后传来一个冷笑声。

  小龙女左剑清闻言回过头去,只见身后站着数人,都是熟悉的面孔,分别是
慕容坚,慕容弄玉,方林和桃根仙,这几个人都是一流高手,不容小觑。

  桃根仙神经兮兮,抓耳挠腮,嘶哑着问道:「令狐冲,令狐冲在哪里?」声
音中透着强烈的怨毒。

  小龙女心中一凛,她那日亲眼见到桃根仙和令狐冲在一起,怎么到了这船上
桃根仙反而找不到令狐冲了?她此次出山,历经磨难,亲眼见识过许多鬼狱伎俩,
已不在是什么都不懂的古墓仙女。当下冷冷的问道:「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?」

  方林敲着烟杆道:「桃兄,莫急,我们很快就会找到他的。」

  桃根仙摸摸脑袋道:「两天前你就这么说。」说着他又对小龙女说道:「我
和令狐冲一上这船他就不见了,你们知道他在哪吗?」

  小龙女左剑清闻言对望一眼,小龙女心中暗忖:「听闻任姑娘说桃根仙和令
狐冲有不共戴天之仇,直欲杀之而后快,那么自然是魔教的人觉得令狐冲还有利
用价值,所以把他偷偷藏了起来。这桃根仙有些痴傻,想骗过他自然再容易不过。」
想到此处,小龙女道:「我们知道令狐冲在哪,正要去找,可是这些人偏偏要阻
扰我们。」

  桃根仙吼道:「谁阻我找令狐冲,我就杀了谁!」

  方林急道:「桃兄,不可听她胡说。」

  左剑清这时说道:「你帮我们打发了他们,我们就带你去找。」

  桃根仙嘿嘿一笑道:「好,你们就在这里给我等着。」说完,手掌屈指如勾,
向慕容弄玉抓去。慕容弄玉一惊,没,当下谇了一口,
骂道:「真是一个疯子。」随即翩然退开。桃根仙一击不中,也不追击,右肘一
扫朝方林胸口撞来。方林烟杆一横,挡住桃根仙的肘击,他只觉一股大力从烟杆
传来,震的他气血翻涌,而他珍藏的这枚精钢烟杆在桃根仙的一撞之下竟然从中
断裂,断为两节。只见烟杆断开之处一股青烟冒出,「啊……啊……我的眼睛
……」随即听到一声惨叫。紧接着一声惊叫声传来:「爹……你没事吧!爹…
…」原来慕容坚躲避不及,眼睛沾上了方林的毒烟,眼睛一下子就被毒瞎了。

  左剑清小龙女见桃根仙三招两式,逼退慕容弄玉,折断方林烟杆,弄瞎慕容
坚,可谓是行云流水,尽管两方是敌对关系,小龙女和左剑清也忍不住在心底喝
了一声彩。

  慕容坚双手捂住眼睛,疼的在船板上滚来滚去,慕容弄玉抓住方林的衣领叫
道:「解药在哪里?快拿出来!」

  方林拍开慕容弄玉的手道:「解药在船舱里,现在去取,他们就会逃走,到
时候怎么跟教主交待?」

  慕容弄玉气急败坏,大叫道:「现在救人要紧。」

  「啊……我的眼睛……」慕容坚疼痛难忍,挣扎着在地上翻滚着,这是火势
已经蔓延过来,慕容坚目不视物,一下子滚到了火堆里去。大火沾上慕容坚的头
发衣服,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「爹……」慕容弄玉尖叫一声,脱了衣服扑上去灭火,但是火势越来越多,
很快就将慕容坚的身躯完全淹没。慕容弄玉被大火逼的再也无法前进一步。

  桃根仙嘻嘻笑道:「现在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了,快告诉我令狐冲在哪里?」

  小龙女道:「有本事就跟上我吧。」说完,拉着左剑清身形一飘,就退开了
数丈。桃根仙哈哈一笑,快步跟上。慕容弄玉在身后大吼道:「桃根仙,你给我
站住……」方林摇摇头,也只能跟了上去……
林枢问看着赤身裸体的任盈盈,只见她脸色红润,全身汗津津的,饱满挺翘
的肉峰随着她粗重的呼吸急剧起伏,更让他气血翻腾的是任盈盈胯下湿淋淋的,
下体裂缝处还有不少粘液在不停的流淌出来,顺着她光洁如玉的丰腴大腿流淌而
下,尽管身处危险境地,林枢问胯下还是硬了起来,长长的肉棍将胯下支的像个
帐篷一样。

  向问天见状冷哼一声:「果然男人都是一般好色的,盈盈,你看你那淫荡的
身体,让这个少年也起了反应,你还不安慰安慰他?」

  令狐冲大叫道:「盈盈,别相信他,他的秘密既然已经被我等知晓,就一定
不会放过我们的,你快走,不要管我了。」向问天眼疾手快,一指就点了令狐冲
的哑穴,让他只能干瞪眼而无可奈何。

  任盈盈闻言心如刀绞,为了救冲哥,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,即使是失身也在
所不惜。何况林枢问和自己本就有一段露水姻缘,若是失身对象是他,总好过刚
刚那般,可是冲哥所说也并非全然没有道路,只怕照着向问天所说,他也未必肯
信守诺言。「到底该如何是好?」任盈盈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  林枢问一言不发,只是潜运内力,发现内息凝滞,真气无法凝聚在一起,心
中不禁暗暗焦急。向问天觉察到他的异样,冷笑道:「年轻人,刚刚咱俩拼了一
阵子内力,我已经封了你的三大要穴,不要再白费力气了,你的真气一下子是无
法凝聚的了。」说完向问天又转身对任盈盈说:「你考虑的如何?莫非已经打算
不管令狐兄弟的死活了?」

  任盈盈暗叹一声,如今问弟功力被封,光靠自己毫无胜算,知道此刻也别无
他法,只能先尽量拖延时间,只要问弟功力恢复之后,凭借二人合力,应该能胜
过向问天。当下暗下决心,开口道:「老贼,我就照你的做,你可要说话算话。」
向问天冷哼道:「这个自然。」

  任盈盈深吸一口气,来到林枢问身边,俯下身子,伸手就去解他的裤子。林
枢问惊慌失措,抓住任盈盈细嫩的玉手:「姐姐,你做什么?」

  任盈盈惨然一笑道:「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问弟,现在我们只能认命。」
说完,解开他的裤带,双手捏住裤子向下一拉,长裤套着内裤都被任盈盈脱了下
来。顿时一根热腾腾的大肉棍笔直的跳了出来。看着这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棍,向
问天竟然忍不住喉咙阖动,吞了一口唾液。手也不自禁的伸向了自己的胯下。任
盈盈眼角微斜,觉察到向问天这一丝细微的变化,脑子不由的冒出一个大胆的想
法。

  任盈盈伸出玉手轻轻的握住林枢问粗大的肉棍上下套弄,柔声道:「问弟,
舒服吗?力道要不要在重一点?」

  「啊!姐姐,好舒服。」林枢问只觉任盈盈的小手温热柔滑,自己的命根子
被她掌握着,小手挤压的力度轻重缓急都是恰到好处,比之前几次不知要舒服多
少,或许这就是女人主动与否的区别吧?

  向问天眼瞅着林枢问黝黑的肉棍在任盈盈白玉般的小手里进进出出,还不时
发出「滋滋」声,忍不住呼吸急促,自己的一双大手早已按耐不住,紧紧的抓住
自己硬硬的肉棍。

  令狐冲口不能言,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对别的男人做这种事,此刻的他,
表情痛苦,怒目圆睁,恨不得立刻死掉。任盈盈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令狐冲一眼,
心中不由的一痛,暗道:「冲哥,盈盈对不起你,只盼能救出你,来生再和你重
续前缘。」她既已存了死志,便不再犹豫半分,只求能想尽一切办法来解救令狐
冲。

  任盈盈继续套弄林枢问的大肉棍,随着她的持续刺激,林枢问的肉棍涨到了
极致,粗大黝黑的肉棍笔直的向上矗立,深红油亮的大龟头上满是粘液,任盈盈
偷眼看向向问天,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枢问的肉棍,眼中充满了贪婪,欲望
和痛苦。任盈盈用纤长的手指挑起林枢问的粘液轻笑道:「问弟,你流出脏东西
了噢!」

  龟头原本就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,此刻被任盈盈尽情的玩弄,林枢问爽的发
出「嘶嘶」的吸气声,闻言喘息道:「姐姐,对不起,弟弟弄脏了你的手。」

  任盈盈其实心中早已哀羞欲死,灼热的肉棍在手掌里摩擦,让她心跳不已,
但是此刻却不得不强忍娇羞,一方面是要拖延时间,让林枢问恢复功力,另一方
面,自然是要做给向问天看,好让他放松警惕。于是任盈盈笑道:「坏孩子,姐
姐会帮你弄干净的。」说着身子俯的更低,鲜红的嘴唇向沾满淫液的龟头凑了过
来……

  「姐姐……啊……」林枢问知的领域,感觉是那
么炙热和潮湿。这是任盈盈第一次主动给他口交,林枢问的腰膝一阵酸软,感觉
肉棍就快要融化了一样,屁股忍不住向上挺了一下。

  「呜……」任盈盈只觉粗大的龟头突破口腔的束缚,直接冲到自己的喉咙里
去了,忍不住肚子一阵翻腾,连忙「波」的一声吐出肉棍娇嗔道:「你这孩子,
真会使坏。」

  林枢问的肉棍上沾满了任盈盈的透明的唾液,粗大火烫的龟头在空气中一抖
一抖的,向任盈盈示威。林枢问见她吐出了肉棍,顿时觉得肉棍鼓胀难忍,连连
挺动屁股,想要再插入任盈盈的小嘴。

  任盈盈见他忙乱的样子,忍不住嗤笑一声,伸出玉手握住林枢问乱动的肉棍
道:「别动,让姐姐来就好。」

  林枢问「嗯」的答应一声,果然不再乱动。任盈盈见状笑道:「问弟好乖,
姐姐会好好的奖励你的。」说着,任盈盈朱唇微启,伸出舌头舔弄起大龟头来。

  任盈盈的香舌扫动,将林枢问龟头紧紧的缠绕着,接着玉手向下撸动,将林
枢问的包皮向下翻去,一股腥臊气味扑鼻而来,任盈盈鼻尖紧贴着林枢问的龟头,
深吸一口气,浓烈的骚浊之气吸入鼻腔,让任盈盈的变得娇躯滚烫无比,下体一
阵痉挛,涌出一股浪水。随即舌尖清扫龟头下方的沟棱处,不时含糊不清的低声
说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问弟,你的肉棍……好脏,好臭哦……多久没洗澡了…
…啊……哈……」一边说着,一边大口的喘息着。

  「啊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姐姐……这一路……风尘仆仆……我还…
…没有好好的洗过澡呢……还请……姐姐帮我……」龟头传来的舒服感觉让林枢
问变得语无伦次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哈……滋滋……」任盈盈一边用舌尖舔舐着林枢问包皮内部,一边
说道:「你……要姐姐怎么帮你啊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帮……帮弟弟舔干净……」林枢问痛快的叫道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姐姐就如你所愿……」任盈盈突然张开樱唇,将林枢
问的龟头整个包住,舌头犹如一条灵蛇一般紧紧的吸附在敏感的龟头上,头部开
始快速的挺动起来,让林枢问坚硬的肉棍在自己的小嘴里不停的进进出出,不时
发出「啧啧」的水声。

  「啊……这样不行啊……呜……」这突如其来的攻势让林枢问呼吸变得急促
起来,任盈盈双颊凹陷,鲜润的小嘴紧紧箍住他的肉棍,吸吮的非常用力。林枢
问喘息加剧,粗声粗气的说道:「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弟弟要射了。」

  任盈盈头部耸动的速度停了一下,就在林枢问将射未射之际,任盈盈小嘴哺
张,将粗大的肉棍吐出道:「不行……现在还不能射。」

  「啊……」高潮被任盈盈生生的止住,林枢问不由的叫了出来,粗大的肉棍
变得通红,龟头更是充血的变成了紫黑色。任盈盈又看了一眼向问天,只见他双
眼犹如喷火一般看着这里,不知何时解开了裤子,掏出了自己的肉棍,正在用手
套弄。那肉棍又短又小,还不及向问天一只手掌大小,他的大手将自己的肉棍完
整的包裹在手心中,随着他手指的套弄,任盈盈隐约可见他肉棍的前端,只见他
的龟头马眼不时的吐出丑恶的粘液,将的手掌都沾湿了。这个肉棍任盈盈前所未
见,只怕还不如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任盈盈突然觉得向问天很可怜,心中竟然
涌起了一丝怜悯之情。

  任盈盈正看的出神,突然一双大手按住她的香肩,双手用力搬动她的娇躯,
将她压倒在地上,同时,一根滚烫的肉棍贴了上来,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肉屄上,
粗大的龟头不时的磨蹭着她敏感的阴核,就是没能插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盈盈惊叫一声,待察觉时娇躯已经被林枢问紧紧的压住,只见林
枢问涨红了脸,屁股扭动,胯下肉棍在任盈盈的小腹胡乱的戳弄,偶尔轻触盈盈
的阴核,让盈盈颤抖不已。林枢问肉棍酸胀无比,急切间不得其门而入,一路倒
是留下了许多滑腻的淫液。任盈盈握住林枢问乱动的大肉棍,将龟头对准自己的
肉屄,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「问弟……别急,慢慢来。」

  林枢问只觉龟头被盈盈濡湿灼热的大阴唇紧紧的包裹住,让他飘飘欲仙。任
盈盈肉屄早已经张开,做好了接纳肉屌的准备。林枢问再也忍不住,屁股一挺,
只听「噗呲」一声,淫汁四溅,整个大肉棍就连根插入了盈盈敏感的肉屄中。

  「啊……问弟……你的……好大……插的姐姐好深噢……受不了了」粗大的
肉棍前冲,龟头借着淫液的润滑插入了前所未有的深度。任盈盈只觉一股排山倒
海的快感汹涌而来,激的她娇躯一颤,忍不住喷出了一股爱液,双手紧紧的贴着
林枢问宽阔的胸膛。

  「噢……姐姐……弟弟哪里大……」看着任盈盈浪态毕露的样子,林枢问屁
股耸动,让大肉棍在盈盈的肉屄中抽插起来,忍不住促邪的问道。

  「你…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?啊……啊……弟弟你轻一点……姐姐快受
不了了。」林枢问的抽插威猛有力,让任盈盈头脑逐渐一片空白,几乎忘记了她
还有正事。

  「噗嗤,噗嗤……」肉屌和肉屄的强烈摩擦,让盈盈的淫水越来越多,两人
的胯下变得一片狼藉,不时发出刺耳的淫声。林枢问一边抽插,一边不依不饶的
问道:「姐姐……快说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舒服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肉屌……啊……是弟弟的大肉屌,插的姐姐好舒服……」任盈盈放
声浪叫,强忍娇躯的悸动,勉强保持心神清明,一双玉手按住林枢问的胸腹大穴,
持续不断的将真气输入他的体内,以用来打通他被向问天阻塞的经脉。林枢问庞
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全身,这个角度,向问天是看不到她的动作的,更何况向问
天此刻自顾不暇,正全神贯注的在自渎,又哪有空来看任盈盈。

  林枢问只觉胸腹之间有一股真气输入了进来,让他通体舒泰,他知道这是任
盈盈正在输真气给他,在如此情景之下,任盈盈尚且还一心为他着想,而他却几
乎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一想到此处,林枢问不由的感到一阵惭愧,只觉得自己简
直禽兽不如,屁股也忍不住停止了挺动。

  任盈盈正沉浸在欲望的深渊中,努力的抓住一丝清明的意识,在肉欲和道德
之间彷徨,这种感觉让她如痴如狂,见林枢问突然停止了动作,她睁开禁闭的美
目,下意识的看了看向问天,只见向问天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任盈盈心中一沉,
奋力的抬起头,香唇猛的吻住林枢问,随即伸出香舌,伸进林枢问的嘴里,勾住
林枢问的舌头就吮吸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啧啧……啊……」林枢问只觉任盈盈的嘴唇绵软甜檽,此刻任盈盈
如此主动的亲吻过来,又叫他如何忍得住?他紧紧的吸住任盈盈的的嘴唇,两条
舌头彼此交缠,交换着彼此的唾液。良久唇分,任盈盈喘息的说道:「噢……别
……别停……肏我……」

  林枢问闻言气血上涌,将心中的负罪感全然抛之脑后,紧紧的抱住任盈盈滚
烫的娇躯,屁股开始奋力的挺动,粗大坚硬的肉棍持续不断的冲击着盈盈饱受摧
残的肉屄。

  「啊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继续……啊……」任盈盈香汗淋漓,迷乱的叫
着,丰腴雪白的大腿勾住林枢问坚实的屁股,好让两个人的下体接触的更加紧密。
同时真气透过指尖,源源不断的输入林枢问体内。

  「噢……姐姐……我快受不了!啊……」林枢问胯下奋力的抽插,速度变得
越来越快,肉屌和肉屄的摩擦也越来越剧烈,犹如一堆火药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停……姐姐也快来了……」任盈盈秀颦散乱,表情迷醉,
气喘吁吁的说道:「没事……弟弟……你就射到姐姐身体里好了……」

  「噢……射了……」林枢问闻言哪里还能忍得住,屁股向前一挺,肉屌深深
的插入任盈盈的肉屄深处,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,浇灌在盈盈的花心里。

  「啊……泄……泄了……」任盈盈张开嘴巴,急促的喘息着,滚烫的精液充
满了自己敏感的肉屄,烫的她浑身颤抖,一股阴精猛地喷出,达到了绝顶的高潮。
与此同时,盈盈的内力也催发到了极致,一鼓作气,冲破了林枢问堵塞的经脉。

  「啊……射了……」这边厢向问天大吼一声,任盈盈侧目忘去,只见向问天
手心飞出一滩白色的液体,随即他喘息着,整个人放松了下来。

  就是现在,任盈盈等待的时机就是此刻,她娇呼一声:「问弟……」林枢问
心领神会,屈膝一弹,整个身体凌空飞起,阴阳内力提升到最高境界,朝向问天
猛击过去。林枢问长长的肉屌瞬间从盈盈的肉屄中抽出的那一刻,盈盈被这个剧
烈的摩擦一激,娇躯猛烈的颤抖,胯下又喷出一股阴精,随即两眼一抹黑,就舒
服的昏了过去。
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贞洁四嫂 下一篇:龙门淫贼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